栉风

HQ|黑月

【黑月】真心话糖果

 来自微博森遊太太的梗,感觉超级萌,就写下来了w

 

*

 

夜半,连野猫都懒洋洋找了墙头昏睡的时间,一扇窗却依旧灯火通明。

 

床上面对面跪坐着两个人,剑拔弩张一言不发,这模样换个场合,倒是更像两个在放学的校舍后约架的小学生。

 

一边的黑尾最终先沉不住气,笔直的脊背弯出来一个懒散的弧度,朝着对面依旧嘴巴紧闭的人道:“好啦好啦~ツッキー咱们不玩了行不行。”

 

“…不行。”月岛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自己不受控制说出什么话的模样。

 

“这句也是真心话?”黑尾挑眉。

 

月岛没再说话,只不过那轻佻嘲讽的表情一露出来,不用张嘴,黑尾就知道了对方的答案。

 

“这要闹到什么时候啊…”

 

*

 

“嘿,给你个好东西。”木兔有一天神神秘秘的约出黑尾,朝他手中扔了一小颗裹着彩纸的小东西,粉嫩嫩的,是一粒糖果的模样。

 

“……你不要告诉我,让我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给我一颗糖?”黑尾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一脸被耍后的低气压。

 

“怎么可能,”木兔摇摇头,神秘的说,“这东西,是真心话糖!”要不是木兔眼中亮晶晶的一副“这是真的”的表情,黑尾说不定就直接把他甩到了一边。

 

“你逗小孩子吗?”黑尾捻了捻手中的糖果,笑道。

 

“真的!我已经给赤苇试过了,是真的。”木兔终于说到了终点,脸上居然还带上了几分羞涩“真没想到赤苇那么喜欢我……”

 

……你确定以你的智商不是被赤苇骗了吗。

 

看他沉浸在美好的回忆而且有拉着自己没完没了交流感想地模样,黑尾飞快地道了谢转身便跑了,速度一点不比在球场上的反应慢。

 

不论是这糖还是木兔,都不可信啊,只不过黑尾看着这颗糖,还是鬼使神差的放到了口袋。

 

*

 

月岛对着黑尾给他端上来的这一份所谓的“饱含爱意”的蛋糕皱眉。

 

蛋糕是没有什么问题,普普通通的草莓蛋糕,是自己惯常吃的那一家店,只是——

 

“黑尾前辈,这个是新品种?”月岛盯着蛋糕上一小层粉红糖果碎问道。

 

“…啊…是啊。”黑尾眼睛瞟向一旁,不自然的蹭了蹭脸颊。心中暗想着自己这是弄巧成拙,怕那糖果暴露,逼着人家店员在蛋糕上撒了一层碎糖果,现在暴露是不可能了,因为连自己都分辨不出哪个才是那颗糖。

 

月岛没什么怀疑,只是皱着眉慢吞吞地吃着,时不时被软绵绵的奶油中硬硬的糖果硌到牙,嘟囔了一句“怎么那家店也开始出这种黑暗料理了。”

 

待到自己拒绝了月岛是否尝一尝,终于吃掉整个蛋糕后,黑尾直起身子,正色道:“ツッキー,这个好吃吗?”

 

“还好。”说罢月岛皱起了眉头,自己本想说的是糟透了。

 

唔,这种问题不行啊,完全试探不出来是不是药起效了。

 

黑月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接着问道:“那ツッキー,喜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月岛连头都没抬:“喜欢。”

 

“……!?”

 

“……?!”

 

两个字蹦出口,两个人都猛地盯着对方,一个惊诧,另一个含着惊喜。

 

*

 

“ツッキー,喜欢吃我做得菜吗?”

“……喜欢。”

“那,喜欢我摸你的头吗?”

“……喜欢。”

“那ツッキー,我厉不厉害?”

“…厉…害。”

“我帅不帅!”

“…………帅。”

 

这头黑尾已经完全玩嗨了,把自己平常不好意思问的,知道即便问了也不会给出真心答案的问题,一股脑砸向了月岛,也许是有些高兴的晕了头,居然没有看到对面的月岛虽然咬牙切齿的给了他答案,可脸黑如锅底,手中吃罢蛋糕的塑料叉子已经被生生折断,一副忍不住下一刻就要扑过来杀人的脸。

 

“那ツッキー,下一个问题。”黑尾突然收了自己嬉笑的脸,月岛看到他突然正经下来的脸,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口水,等待着对方的发问。

 

“ツッキー,你觉得我在床上厉不厉害?”

 

“…………”

 

这次月岛死死的咬着嘴,脸通红,却恶狠狠的把黑尾推倒在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

 

“…啊?什么都没有啊!”黑尾眼神瞟了飘,道:“不过没想到,ツッキー你已经爱我爱到走火入魔了…来,让我摸摸头。”

 

月岛闪过对方伸出来揉自己的手,有些气闷,这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他心头起了一团火,可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习惯了出口调侃嘲讽黑尾的他,突然张口便坦荡荡的说出了一串的“喜欢”,这下连自己闪躲对方都好像带上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撒娇意味。

 

“……真是…糟透了。”月岛低着头,感受着对方温热的手掌最终还是稳稳的落在自己头顶,摩挲安抚,低声说出了这几个字。

 

黑尾本以为对方只是害羞,只看得到他染着红的耳尖,刚还觉得这炸了毛的小猫的反应可爱的很,却忽略了他低垂的脸上除去微红,带上了一副委屈。

 

黑尾歪头凑在他的面前,才看到月岛眼镜后的双眼带着红,一层水光要落不落,一向强势的态度被这带着明显被欺负的神情冲散了个干净。

 

“ツッキー……不,对不起…我…”黑尾手忙脚乱的把月岛拥在怀里,手没轻没重的一下下拍打着月岛的后背,感到他僵直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才呼出一口气,顺着毛安抚着对方,暗叹这次玩笑开的有点过,以月岛这别扭的性格,还是要懂得适可而止。

 

虽然……自己这里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完,真可惜。

 

“ツッキー,好些了吗?”黑尾侧目看着月岛整张脸埋在自己肩窝,侧身便想要把对方的脸抬起,月岛却毫不留情的张嘴咬上了黑尾的肩膀,闷闷的道:“别动,暂时不想看到你的脸。”

 

“……这是真心话?”黑尾觉得有点受伤。

 

“嗯。”这次月岛倒是答的痛快,看来是真的暂时不想看到他的脸了。

 

弄巧成拙。黑尾抓了抓蔫蔫的头发,两个人姿势别扭的挪到了沙发上,难得一向不怎么喜欢肢体接触的月岛脸像是粘到黑尾肩窝一般,一动不动的靠着也不言语。

 

“现在呢,ツッキー,好些了吗?”

 

“唔。”

 

黑尾发呆,想着倒是忘了问木兔这个药持续的时长。

 

然后正走神,藏在最深处的问题就轻飘飘的出了口:“呐,ツッキー,你到底喜欢我吗?”

 

“……喜欢。”月岛并没有抬头,蹭着黑尾的肩膀给出了一个低的快要听不清的回答。

 

“真的吗ツッキー!ツッキー你抬头看着我!再说一遍好吗!”黑尾兴奋的抓着月岛的肩膀,语气甜蜜。

 

被强行拽起来的月岛眼角还带着些红,看着眼前这个眼中都开心的冒出粉红色的人,笑的爽朗:“黑尾前辈,最讨厌了。”

 

“…诶?!”

 

……

 

“ツッキー,药效过了吗?”

 

“…没有。”

 

“诶?!不可能,那你怎么可能说讨厌我?ツッキー我问你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喜欢……你不要再问了,我会忍不住真的杀了你哦黑尾前辈,请安静些。”月岛动作软糯的蹭着黑尾的下巴,软软的头发蹭的黑尾心猿意马,可过分爽朗带笑的声音却逼着他不敢动弹。

 

“……哦。”黑尾看着自己肩膀旁磨蹭自己的浅黄发丝,老老实实的回复。

 

太可怕了,完全搞不懂这个刚刚满脸通红别扭却说着喜欢,过一会儿又软糯的说出想杀了自己的人到底哪句话是真的,这药真是太可怕了。

 

可不多时,黑尾却还是忍不住张开了嘴。

 

 

“…ツッキー,那你喜欢我吗?”

 

“……喜…闭嘴!”

 

END

 

脑洞开完啦w

觉得ツッキー一脸愤怒嘴里却不受控制的说出喜欢,一脸软糯却说出恶狠狠的话很可爱ww最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的场景有参考,还是森遊太太的图,当时看到就觉得两个人靠在一起超级温馨好喜欢w

图走这里→http://weibo.com/3226358114/DrCdDoaUq?type=comment#_rnd1461830040747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