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黑月】【哨兵向导】逆旅 三


即便同样是哨兵,能力和素质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


这一点,黑尾和月岛也都十分清楚。


哨兵的每一项能力都是可以凭借详尽的数字体现在纸面和个人资料中的。等级越高的哨兵五感更敏感,精神力的范围和强度也自然更强。


而资质在哨兵中也仅仅位于中等的黑尾和月岛,自然不会是顶尖的哨兵。摸爬滚打多年的黑尾凭借自身的经验和优秀的意识,也只是拿到了和影山同样的A级,而各方面略逊于二人的月岛目前也只是处于B级的位置。


越到顶端,哨兵的数量越少而越精。只是S级的审判苛刻,现在整个宫城也不过只有牛岛一位而已。而s级的哨兵能力有多强,月岛也不是没有见过。


当初被木兔拽着演练,月岛便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种打不过防不住的无力感。对方无论身体素质还是经验都远胜于自己,压倒性的强劲。


月岛背着手,和黑月并排站在会议室门口,虽说建筑的保密隔音性做得不错,可哨兵的听力优秀,内部的会议内容自己自然听的一清二楚。只不过两个人对于其中的政府经济等等的机密完全不感兴趣罢了。


几个小时的会议在他们看来,因为无法随意动弹仿佛有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正当月岛因为光照而略有一点困意的时候,才发现旁边的黑尾的声音小声的传来。“喂,ツッキー,站着好无聊啊,来聊天怎么样~”


月岛斜眼看着这个明明站的笔直,却笑的一点都不规矩的人,没回话,只是眉头皱起——黑尾清楚这个表情,如果现在可以说话,月岛的嘲讽回答绝对不会特别好听。

                                                              

“没关系的ツッキー,你不用担心,咱们声音很小,普通人是听不到的。”


是啊,普通人听不到,这也是哨兵特有的特权吧。月岛正好也无聊,也就有一茬没一茬的接着黑尾的话,两个人随意的聊了起来,聊乌野两个漂亮的向导,聊音驹那群不省心的熊孩子,约下一次两个军区的联合演练。总之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但好歹时间过得总算快了起来。


等到井上走出会议室,看到的,便是这两个哨兵站的笔直,好似动都不曾动过的模样。


*


看来当政府重要的官员,也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每天都是各式各样的会议缠身,出没于各个高楼大厦中。一向记忆力惊人的月岛甚至都可以背着画好偌大的城市每一条街道的地图了。只是那头威胁信过去后,在暗的敌人迟迟不肯动手,那这两个调派来的人自然无法归队。


有些担心音驹的黑尾甚至偷偷的和当地的警署混成了好兄弟,为的就是打探那威胁信的事情调查的如何,可惜还是没有一丝进展。


这日,照常跟随井上前往实验室的途中,一旁的黑尾身体突然猛震,不多时连他的精神体黑猫都现了踪迹,在他脚边徘徊发出低吼。


“这是怎么了…”月岛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强劲的压迫力突然袭来,耳边轰鸣,一向敏感的听力便有些听不清周遭的动静——


失策了,本就在暗的对手竟带了向导过来,而且是一个精神攻击领域极广的上阶向导。


月岛努力集中精力抓了抓身边的黑尾,颤抖的双手透露着关心。毕竟哨兵的能力越强劲,受到向导的精神暗示便越强,二者像是一道锁死的连环,互相影响,却也互相牵制。


双眼忍不住的发黑,对方的向导努力的暗示着两个哨兵,“这是一个安全的环境,温暖舒适,让人昏昏欲睡。”月岛努力集中早已涣散的注意看着黑尾,才发现他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的眼神,明明境遇比自己还要危险,却莫名笑的居然称得上温柔。


幸好向导的攻击也只是对哨兵才有成效。月岛在紧紧抓着黑尾的同时,眼尾扫过前方的井上,才发现他一脸漠然,反倒是一幅任由两人被控制击溃的模样。呵,冷血,无情,极端利己主义。


未结合的青涩哨兵终是敌不过对方的暗示,昏倒过去。


*


“一个A级一个B级,也算得上优秀了,结果一个向导就轻轻松松的解决了他们,所以说,哨兵到底有什么高人一等的存在意义?”


“就是,大好的资源全部浪费给了他们。”


月岛闭着眼睛,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感官,听着屋外一群人带着鄙夷的批评。再向外,有水浪拍打着堤岸的声音,四周流动的清风也带着略微泛着咸气的湿气。


这是在哪里…黑尾去哪儿了…


“醒了?”一个早就盯着月岛的人看着他逐渐犯僵的身子,冷声问。


月岛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周遭昏暗,泛着冰冷的色彩的实验室,再看眼前身穿研究员服装遮挡严实,只露出双眼的人,一瞬间,好像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何,而一系列点点滴滴的信息串起,才发现从步入东京的一刻起,便紧紧的陷入了这肮脏的泥潭。


威胁信,申请调派优秀的哨兵,试探,实验室。看来这群人,还真是耗费了不少的功夫啊。


月岛没忍住,还是扯着嘴角笑了出来。


总有些人不甘心承认自己只是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下去的。可又不愿意仅仅是意淫自己成为哨兵会如何的他们,自然把这种事情当做了事业,在一群人的合作下,开始了反人类的研究探索。


当初大地一脸严肃的告诫手下的几个活蹦乱跳的人一定要提高戒备心,以免遭遇不测。每年也会有执行任务途中便离奇失踪的哨兵存在。只是不成想,一向相信谨慎的自己竟会中了招。


看着月岛一幅明了的模样,一旁坐着的井上起身,摇摇头:“所以说我最讨厌你这种太过于聪明的小鬼。”之后面容有些扭曲:“聪明反被聪明误,不是么。”


“…黑尾铁朗呢。”月岛压下怒气道。


“你说那个音驹的队长是么?你自己都处境危险了居然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井上摇头,并没有回复他的话。


“你们这么做,是违反法律的,你身为政府官员,应该比我还清楚吧?”月岛皱眉。


“所以,你以为为什么我能这么顺利的得到这么多实验对象?”井上打开手机,一条滚动的新闻消息传出声响——


“今日在东京XX地段,两名哨兵被国外组织携带的向导袭击,目前失踪,我国现已派出专项调查组进行追查……”


“只是冠冕堂皇的说法而已,只是两个不知名,不是s级的哨兵,因为恐怖事件失踪了,又有多少人会在意呢。”


“好了,废话就说到这里,接下来——”井上收了手机,拍拍手,一个清秀的姑娘走了进来,月岛紧紧的盯着对方,眉头皱了起来——


浓烈的向导的气息,这个人,就是路上攻击自己和黑尾的向导。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月岛盯着眼前的女孩,企图让对方清醒。


“我自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少女理了理自己的发尾,眼神带上了着笑意:“我们向导一直没有什么人权,生下来也只是国家的工具而已。国家的棋子,哨兵的解压剂,附属品。”说着,眼中竟然带上了些疯狂。“说来道去,还是国家把你们哨兵的地位放的太高了而已,现在有机会,我自然要过来报复一下。”说罢,笑的反而轻柔起来。“请尝尝这种任人摆布却无法挣脱的无力感吧。”


————

大家元宵节快乐ww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