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黑月】【哨兵向导】 逆旅 二

音驹军区


“…你们这群小子,合起伙来诓我是吧?”黑尾抓着红头的木签,看着对面一群忍着嬉笑的同伴,有些气恼。


“我可是你们的头儿啊!我走了咱们军区谁管?你们怎么办?”黑尾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黑尾前辈你放心,我们会乖乖的,等你回来。我们的人我们自己会管好的!”以最捣蛋的列夫为代表,一脸认真的表达了就算你走了我们也没事。


“而且黑尾前辈以身作则,作为队长不搞特权,我们也是很感动的。”山本握拳,真诚的看着黑尾。


“……”我抽中还不是你们做鬼。黑尾暗暗吐槽。


“算了算了,既然抽中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黑尾起身叹了口气,看了看这群不省心的下属,想着这种任务毕竟讨人厌,自己作为老大也不好说什么了。


“你们乖乖呆着,等着我回来。”黑尾说罢,便认命的去整理东西。


做完音驹的保姆还要去当官员的“保镖”,这还真不是什么让人亢奋的好任务啊。


*


等到到达提前约定好的办公室,姗姗来迟的黑尾推门,才看到了这次自己的搭档。


那人卸着力气靠着宽大的办公桌,侧着头看着窗外——清晨的阳光刺入窗户,光亮照的整个房间通透,这个人就那么隐在光线中,听到有人进来,也只是斜眼看了自己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倒是显示出不似军人的慵懒来。


黑尾眯着眼睛,视力敏锐如他们这些哨兵的,只用一瞥也能把周围的情况看的明了,自己甚至都看到了对方橙黄的眼珠中的神情如何。


更何况,这个人自己可是见过的。


“呦,ツッキー,真没想到这次是你‘中奖’了啊。”黑尾笑嘻嘻的,冲着月岛伸出了手。


听到黑尾说出这事,月岛倒是皱着眉,显然不怎么开心的样子,但还是乖乖的伸手:“好久不见,黑尾前辈。”


黑尾是自己的前辈不假。


当初音驹的首领和乌野的乌养老将军是关系要好的战友,而这也为他们今后进行联合演练创造了机会。


只是身在宫城的一个小小军区就这么有机会参与了东京几大军区的联合演练,这也给这个稚嫩的乌野提供了不少的经验,甚至于有了和全国最优秀的前五哨兵之一的木兔对阵的机会。


而身为音驹指挥官的黑尾更是在闲暇之余拽着月岛进行训练,俨然成了这小子的半个老师。


而现在谁也没想到,这对苦命“师徒”倒是有了机会相处交流,共同执行任务。


虽说这个任务两个人谁也不乐意来就是了。


*


两人的寒暄刚刚结束,那边的官员已经推门而入。


“井上先生你好,我们是为了负责您最近安全,调派过来的哨兵。”黑尾见清来者,收了嬉笑的态度,和月岛一同上前,站的笔直威严。


“哦,好的我知道了。”名为井上的官员认真的观察起了两个哨兵,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探究——两个人身高相仿,直挺而剪裁得当的制服衬得二人气势十足,在扫过黑尾的音驹军区标志以及军衔后,满意的点点头,可再转身看着月岛空空如也的军衔,却皱起了眉头:“乌野?”哪里来的穷乡僻壤的乡下新兵,而且——“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作为哨兵,居然近视?”


“报告,只是个人习惯而已。”月岛面无表情的回答。


说起月岛的眼睛,这倒是也让黑尾好奇的不行。一般来说,作为哨兵,五感发达,近视这种情况更不可能发生。而月岛常年戴着眼镜,说不奇怪也是不可能,只是曾经撩拨到月岛炸毛过一次的黑尾也多多少少知晓了些对方的性格,多余的,也就不再过问,毕竟和自己并不是那么相熟,有些话该说不该说,黑尾还是很清楚的。


然而身处高位惯了的官员才不会在乎一个如今供自己差遣的年轻哨兵感受,他向后退了一步,示意二人招出精神体。


只是他明显高估了这两个高个子哨兵精神体的大小,后退的太多了些,然后就那么老远的,看着面前出现的娇小的鸟和同样不怎么大的黑猫。

                                                           

“……”这次的两个哨兵,还真是让自己失望啊,各方面的素质也只能说一般般,就连精神体都不怎么出彩。明明当时申请了要调派优异的哨兵的。只希望不要影响了自己的工作才好。


井上叹了一口气,示意秘书布置接下来二人的工作,便去一旁休息闭目养神。     


跟随出席会议,参观相关的企业以及下属的研究室…繁琐无趣。这在两个“保镖”的眼里,自然都是极其简单的工作,只要盯牢井上,防范四周有什么不法之徒,探查附近是否有不怀好意的视线就可以了。


接下来——


“请跟随我去换衣服。”对了,成为了保镖,穿着一身哨兵的制服自然不可行。


*


“呼,还真没怎么穿过西装啊。”黑尾晃晃荡荡的走出来,看着对面换衣间里也刚刚换好走出来的人,笑了起来——明明两个人穿着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西装,可视觉感觉可截然不同,月岛一丝不苟,看起来倒是有了那么点商界精英的意味,这头同样西装革履的黑尾自带些坏笑,反而更像一个不怎么可靠的富二代。


不过这些自然也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黑尾略松了松领带,笑意扩大:“干活了,ツッキー。”


话刚刚落下的黑尾矮身手臂撑地,一个灵活的转身。从对面窗外射进的子弹在哨兵看来,也不过是慢动作一般的到达自己身边,闪过后翻滚到井上休憩的地方,护着还在闭目养神的井上窝在办公桌后,黑尾朝着月岛点点头,抽出身侧的便携手枪,不过一瞬,子弹便迅速送到了对面——那边楼顶藏匿的露出一点马脚的人的枪支上,准确无误的打破了那小小的瞄准镜。


井上看着黑尾的身手,带了些笑意,真不愧是音驹军区的一把手,防护反击做得一气呵成,各方面的素质堪称卓越。


只是另外一个——井上看着自己身侧紧贴着自己的月岛,有些失望。


月岛现在的头脑很冷静,他清晰地在自己脑内构筑着附近建筑的实景,再之后——计算着时间,冲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方向发出一枪。


在井上以为他不过是随意的声东击西时,却清晰的听到了一声惨叫——就这么,月岛准确的预测到了对方逃跑的路线,在下一个对方企图藏身的地方补上了一枪。


这下这个偷袭的人不仅枪支废掉了,这下连身子都废掉了。


“好了!检查身手的考试结束了。”黑尾起身伸了个懒腰,冲着井上道:“井上先生,我俩的身手,合格了吗?”


“?!”


“是刚刚带着我们出去换衣服的秘书吧。虽然他隐藏的很好,气息很微弱,不过他是个哨兵,这倒是不难让我们看出来的。”


“子弹只是蹭破了些他的皮肉,井上先生不用担心。”月岛扯出一个明显带着被轻视后反击的快意嘲讽的笑。


井上看着两个人的表现,沉默了下,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两个人的身手。


呼——黑尾松了口气。


得到了这个挑剔至极的被保护人的认同,两个人也终于可以正式担当起相关的工作。


—————


松领带的老黑…想想都窒息,绝对超级帅【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