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黑月】【214贺文】情人节预定

已交往前提


*


“喂喂ツッキー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们——嘟——”


虽然黑尾的声音激动,月岛还是有些烦躁的挂断了手机,听着手机里黑尾戛然而止的声音,有些愣神。


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便顺理成章的在了一起,成为了万千远隔千里恋爱中的一员。


本来也没怎么见过面的他们,日常相约出去反倒没劲的很,游乐园摩天轮那种少女气息十足的地方,两个男人不屑于去,电影院的话黑尾倒是无所谓,一般的情侣约会步骤嘛没有什么,可月岛那头有点抹不开面子,所以两个人出来也只是普通的吃点东西,图书馆泡着,或者直接把约定地点定在体育馆玩玩排球了事。


本以为今年还只是出去随便吃点东西,再去打排球运动运动,或者因为天气没有回温直接放弃出门见面的月岛,果然还是太过于天真了。


几天前,本来习惯于信息聊天的黑尾突然打来了电话,口气竟是无比的郑重:“ツッキー,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很认真的问题——”之后一口气拉的好长才道出下文:“今年的情人节,请务必来东京找我。”


“……所以,黑尾前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真的是很重要,我打算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情人节,步骤其实我也已经计划好了,首先咱们先去…”这头黑尾气氛高涨的说了一堆,那头月岛满脸黑线直接挂断了电话。


“……”黑尾。


再之后,便是好几天的短信电话邮件轰炸,老妈子附体的黑尾依旧喋喋不休的畅想着自己完美的情人节,那头月岛叹着气只做了基本的回应。


毕竟,对方这么全心全意的为双方这一个美好的节日筹备着,自己还真是受宠若惊,有些慌张不知作何回应。


黑尾前辈这么努力的准备着,自己这边该怎么做才好呢?月岛心里纠结了好几天,却也不敢透露给任何人,一想到那个发型乖张的大个子就头疼。


*


在情人节前一晚终于顺利收到月岛发来的确认消息,以及明天到达东京的准确时间后,忐忑了好几天的黑尾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父母早早被自己打发出去旅行庆祝情人节,自己家空着,冰箱中备下的草莓蛋糕,客厅租好的影碟,卫生间里全新的洗漱用具,卧室柜子里备好的XXX…早就做好了该做的所有准备。


黑尾起身看了看床边的柜子,笑的意味深长——是时候让两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


月岛在情人节一大早便收到了黑尾的早安信息,自己在随手回了对方一个早安,情人节快乐后,便去洗漱。等到完全收拾妥当准备出门时再看手机,发现已经有了好几十条信息和四五个未接来电。


月岛有些奇怪,顺手回拨了黑尾的电话想要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


“黑尾前辈,你有什么事情吗?”


黑尾快速的接了电话,却支支吾吾的不愿意开口说话。


“你怎么了?”月岛皱眉,有些奇怪。


“…咳咳,那个…ツッキー,今天你要不还是不要过来了…我…”


“黑尾前辈你到底是怎么了,生病了?”月岛听着电话对面故意压的低沉,却还是怪怪的声音,有些担心。


“……嗯…咳咳,我只是有些感冒,不碍事,休息一天就好…你…”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打断。


“我现在就过去。请等着我。”月岛简单的收拾好便出了门,天气不太好,也不知什么时候居然飘起了雪花。


黑尾前辈听声音,应该不会只是轻微感冒。自己也早就知道他的父母最近出了门,自己如果再不过去看他,过两天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东京某地区发现一具年轻男性尸体”的消息也说不定。


一路上,月岛无视对方一直好说歹说劝他回去的消息,语气坚定的汇报着自己所处的位置。只是月岛不成想,手机的另一头,黑尾看着月岛汇报的地点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是急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蜷缩在被窝中,轻微的抽泣了起来——对不起,ツッキー,我真的…没有办法见你,求求你,回去好不好。


月岛踏上东京土地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通了黑尾的电话。


“喂,黑尾前辈吗,我到达东京了,你可以把你的家庭住址告诉我吗?”


“对不起…ツッキー,你回去吧。”


月岛在听到对方一声疲惫的道歉后,便挂断了电话。留他一个人无措的站在原地。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月岛看了看四周完全算不上熟悉的景色,抿着嘴,先朝着休息区走去。


再次拨电话,却已经是拒接。月岛握着冰冰冷冷的手机,想了下,打开消息界面:“黑尾前辈,我不会回去的,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给我住址。”


再然后,自己等了多久呢。


休息区并没有舒适的温度,月岛发呆的看着外面有逐渐大起来的雪天,有些愣神,从来都是主动缠着自己的黑尾,现在却在情人节这种特殊的日子把把自己扔在这里不顾,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月岛走出休息室,看着雪天中互相依偎取暖的情侣,看着一片白茫茫中大家手中嫣红的玫瑰,红艳的快要灼了自己的双眼。


再抬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音驹的校门前,月岛再次拿出手机“黑尾前辈,我现在在音驹的校门口。”


第一条消息发送出去,石沉大海。


月岛正打算发出第二条时,才发现手机已经因为电量过低自动关闭了。


月岛坐在音驹校门前的石阶上愣神,黑尾前辈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消息呢。


*


黑尾看到月岛到达音驹的消息时,真的是吓了一跳。可当自己再给对方回消息时,发现再也没有了已读取的提示。试着拨通了电话,对方已关机。


ツッキー,你,让我怎么办好……黑尾抱着双膝,窝成一团。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来来回回的年轻情侣们看着校门前这个高高大大的青年抱着手臂不言语,肩头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鼻尖透着红,呵出的雾气也模糊了青年的面容。


是被女朋友甩了吗,真可怜。之后摇摇头快步离开。


月岛垂着眼,思绪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黑尾前辈的病有没有好些。

有没有足够的药。

他吃饭了吗。

……

……

黑尾前辈,会来找自己吗。


*


终于,一双小小的鞋子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月岛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小孩子,看着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有些奇怪。


“请问你是…”


那个小孩没说话,摇了摇头,轻轻的抓住了自己冻的已经有些没知觉的手。


软软小小,却热烘烘的。


等到他拽着自己出现在门牌标注“黑尾”的家门口,并且熟练的开门进屋后,月岛才看清这个小孩缓缓的卸下了衣物,一回头,是一张和黑尾十成十相似的脸,就连头发都是一般张牙舞爪没有型,只不过小了十几岁,带着些无伤大雅的婴儿肥,嫩的很。


黑尾前辈有弟弟?月岛愣愣的看着这个小孩,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明明都让你不要过来的…”月岛还在纠结如何张嘴,那个小孩却头一低,开了口。


“…!?”


“明明都让你不要过来的,你傻不傻,还在那里死等,如果我真的不去你怎么办?!”小孩儿抬头,表情有些委屈,但是对月岛的关心却也显而易见。


“…你…”


“啊…是啊,如你所见,我就是黑尾铁朗。”黑尾破罐子破摔,摊手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一觉醒来,成了个小屁孩。”黑尾自嘲的笑了笑,抖了抖长的已经到了膝盖的卫衣,“真是吓了你一跳吧。”


自己说完,月岛也没有动弹分毫,而是皱着眉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自称黑尾铁朗的小屁孩。


而黑尾,却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死死盯着眼前的人,等待着对方的宣判。


居然变成了小孩子,你是怪物吗。说不定会直接吓得破门而出吧……黑尾想着,却还是忍不住出去见到他,带他回来,摸着他冰凉僵直的双手,心下所想也只是幸好去把他带了回来,哪怕自己现在的状况被对方发现。


月岛看着眼前白白嫩嫩的小黑尾,幼猫一般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明明委屈的不行,水亮的眼中也早已蒙上了一层水雾,却不敢落下来,双手垂在身前,却抖着揉抓过长的衣角,一幅怕被自己抛弃的模样。


月岛叹了口气,擦掉了对方挂在眼角的泪珠,没什么犹豫便把小黑尾搂进了怀里:“黑尾前辈,谢谢你,愿意把这种事情告诉我,还有,谢谢你去接我。”手也顺势揉了揉小黑尾柔软的发。


“ツッキー…”反手搂住月岛的后颈,对方的身子依旧冰冷,却烘的自己心软到了溢出水。黑尾依旧哭唧唧的,不过总算是吃了定心丸,好在自己即便成了这样,他也不会离开自己。豆子大的泪珠再也克制不住的落了下来,伴着小孩子特有的软糯的声调的抽泣。


……只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变小的缘故,黑尾感觉自己情绪变得有些脆弱,忍不住的想要冲着眼前的人撒娇,抱住了,便再也不想撒手。


*


“所以你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自己成了个小孩子?”月岛坐在沙发前,看着黑尾费力的穿着过大的拖鞋和卫衣,跑来跑去的给自己倒茶水拿早就准备好的草莓蛋糕。


月岛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小孩子。


可如今看着黑尾变成四五岁的模样,却努力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跑来跑去招待自己,光着白嫩嫩的小腿晃悠,连平常的头发都似乎变得贴附乖巧了一些,倒是可爱的很。


没想到,黑尾前辈小的时候,还是挺讨人喜欢的。月岛撑着下巴,看着对方吃的满嘴都是奶油,笑了笑,擦了擦黑尾的嘴角。


正在吃东西的黑尾一抬头,倒是被月岛这个自然温柔的笑吓了一跳——月岛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堪称灿烂的笑过呢…?


不过…黑尾晶亮的眼珠子一转,便想了个差不多——自己这是,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呢。


“呐呐~ツッキー,一起来看电影啊!”黑尾顺着月岛的腿,爬到月岛怀里,磨蹭着对方,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撒娇的语气,便顺利的把对方带到了一边,就这么,狗皮膏药一样的贴着月岛看起了电影,顺便豆腐顺理成章的大吃特吃。


从来羞怯于和黑尾有亲密身体接触的月岛,如今看着小黑尾在自己怀里滚来滚去,亲昵的磨蹭着自己,倒是宽心的很,对方的身子软软小小的,骨架也一幅完全没有长开的样子,连小孩子身上特有的清甜都是那么让人舒适。


况且小黑尾双眼圆润晶亮,连平常笑起来都显得有些深刻意味的眼神,现下都童真纯粹了起来。


天色渐渐暗下来。


月岛起身正打算告别,才发现身后传来一声摔倒的声音。


“黑尾前辈,怎么了?”月岛探着身子,才看到黑尾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膝盖一片红肿。


“没事,只是磕了一下。那个…ツッキー,你要走了吗…”黑尾脚尖对在一起磨蹭,双手背在身后,嘴巴嘟着,明显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呐,ツッキー,我的家里今天晚上也不会有人回来,你不能陪陪我吗。”说罢,抬起头来,泪光闪闪一幅委屈极力忍耐的样子。


“……”月岛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对方只不过是外貌变成了孩子,内心还是那个高个子习惯带着坏笑的前辈,只是…


看着他的样子,却是再也狠不下心拒绝。


这个坏猫,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利用起了自己现在的优势跑来攻略自己,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的月岛,今天也很遗憾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


*


“不…ツッキー,你先去洗澡吧,我还是呆会儿……”黑尾颤抖着后退,脸上挂着勉强的笑。


黑尾千算万算,把自己现在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身子忘了个干净。


这算起来还是月岛和自己的第一次坦诚相待,结果没有看到自己威武结实的一面,反而要看到自己现在这个小的甚至马赛克都不用打的样子…黑尾实在是觉得得不偿失,以那小子的喜欢逞口舌之快的个性,自己保不准会被他笑话很久。


不过自己这头装着乖巧绅士的让对方先洗,那头早就懂了他心思的月岛自然靠着自己腿长手长的优势,把对方抓了过来,三下五除二便把他扒了个干净。


黑尾最后是光着屁股,捂着脸哽咽着被月岛扛出来的。


刚刚洗澡的时候,月岛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眼神,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掉了。


简直是黑尾铁朗这辈子最羞耻的时候了吧?


*


今天的月岛简直在自己面前换了个样子。


平常自己拍拍他肩膀都惹得对方红到耳尖,今天却放开了手脚让自己搂搂亲亲,哪怕自己最后凑到对方嘴边落下一个吻,对方也是一幅这只是小孩子给出的毫无深刻意味的触碰的表情,也不知到底是福是祸。


最后缠的累了,窝在月岛颈边的黑尾,居然真的比月岛早一步睡了过去。


月岛撑起身子看着自己身边睡着了也不忘紧抓自己的小前辈,看着他居然忍不住把拇指伸入嘴中吮吸,婴儿肥的脸颊轻微抖动的模样笑出了声。


明明是没有玫瑰和巧克力的情人节,如果说黑尾变回几岁也是他的精心安排的话,这说不定是自己过的最棒的情人节了。


毕竟面对大人的黑尾,自己并不能放任自己亲近他。


“晚安,黑尾前辈。”月岛摘去眼镜,一双澄黄的眼睛盯着睡熟的黑尾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俯下身子,轻啄了黑尾的嘴角,也蜷缩在黑尾旁边睡去。


指针跳过十二点,这个情人节,终归是这么鸡飞狗跳的度过了。


*


月岛感到床铺无比拥挤。胸口还有什么重物一般压的自己喘不过气。


强压着起床气睁眼的月岛,看到胸前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正在磨蹭,察觉到自己已经醒来,才抬起头,摆出一幅昨晚一般乖巧的模样看着自己:“早安啊ツッキー~”


只可惜恢复了大人模样的黑尾这个样子,除了给月岛“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外,完全没有了昨晚的动容。


“黑尾前辈请起来,你压的我喘不过气了。”月岛沉着脸推着这个恢复了大人模样,却还是没自觉冲自己撒娇的人。


…果然还是昨天那个小孩子讨喜。


“呐呐ツッキー,走,咱们去洗澡啊!今天恢复了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昨天的误会,你可不要小瞧了正常男人的成长——”


叽叽喳喳,一切恢复了原状,总之可喜可贺。


—fin—



“你刚刚出去穿的鞋子是谁的?”月岛纳闷的问。

    

“……我妈妈的…喂你不许笑!”黑尾的脸红的像只熟透的虾子。



大家情人节快乐!

举着火把慈爱的看着床上还在翻滚的黑月的lo主【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