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黑月】【哨兵向导】 逆旅 一

架空 双哨兵cp


如有不了解设定的请去了解下哨兵向导,真的很有意思w



*


黑尾脚边那只黑猫,亮眸子紧盯趾高气扬的站在月岛肩头的白色鸟雀,显得兴致勃勃。


只可惜那黑脸白羽的鸟显然对那团毛发都乱糟糟的猫儿不怎么感兴趣,只时不时侧头轻啄月岛的浅色发尾,绶带般的尾羽轻颤,犬类一般示出讨好之意。


黑尾顺着鸟喙将目光转回主人的脸上,在确定那鸟儿的确是啄下了几根微卷的金色发丝,而正主毫无反应后,才回神吞了吞口水,挠挠同样乱糟糟的发,叹了口气,道:“ツッキー,你不用摆这么难看的脸色吧,这种破差事,我也不是主动过来的。”


说来道去,还不是抽签惹得祸?


*


这是哨兵向导的时代。


作为哨兵的他们,自然是注定会走上和常人不同的道路。


月岛所在的乌野军区,自然也聚集了一批出色的哨兵——战前出色的攻坚手,后方坚实的防护堡垒,指挥塔上稳重的指挥官,让整个乌野都坚硬的仿佛铁筑成。而乌野,也就这么理所应当的在几年的时间中,由这一批年轻的哨兵带上了优秀军区的道路。


只可惜比起更为珍贵的向导们,他们又多多少少显得有些不够看——整个乌野,向导只有两个,还有一个是不久前才转变,训了个囫囵就送过来凑数的小向导。


——咱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好啊,你们可别忘了,那边响当当的音驹军区,可是一个向导都没有!田中嘴角咧的大,明明笑的像个军痞,眼神却清纯扭捏的像是个春心萌动的“少女”,羞答答的看向那边一身白色制服的黑发美女向导。


这举动惹得周围人频频施以白眼,只有西谷眼神热烈的重重握住了田中的手频频点头以示赞同,肩头的戴菊鸟更是激动的叽叽喳喳——这友谊,竟是比之前在战场上形成的还要深刻。


月岛带着耳机窝在会议厅的角落,还是听的到四周或嘲哳或婉转的鸣叫声,说实话,有点烦。


有时候乌野吵的像是个鸟类观展园。大家的精神体都可爱的紧,可惜一张嘴是真的吵的很——莫名其妙的,被乌野收入的不论哨兵还是向导,精神体不出范围的,都是飞禽,还不是枭谷军区那般的猛禽,大多只是娇小的鸣禽而已。


所以在乌野的训练场,除了纷飞的炮火带着浓烟肆意吞吐外,色彩缤纷的鸟羽更能铺满整个作训场,梦幻的很。


*


是怎么就糊里糊涂的走上了这条路,觉醒成为哨兵的呢。月岛睡眼惺忪的看着眼前自家精神体的一段尾羽轻颤,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个燥热的夏天。


当时还只是小学的月岛一日照常在课堂上听讲,却被窗外婉转的鸟声所吸引,那鸟儿尾羽极长,停在窗外的枝桠上歪歪头,便不管不顾的飞了进来跳在他的肩头不再动弹——再之后,狐疑的老师把月岛叫出去,做了些检查,便确定,年龄不过十几岁的月岛,就这么觉醒成了哨兵,那怪模样的鸟,自然是他控制不了刚刚获得的力量,放出来的精神体。                             


啊,这是命运替我选好了道路吗。月岛看着手边不断磨蹭着自己的精神体,脑中想到的,反倒是另一条,自己无法再去走的道路。


……明明父母都是普通人,明明自己的哥哥也是普通人。


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学校取得不错的成绩顺利考入大学,之后进入社会,找个不轻松但绝不累人的工作稳定一生,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上天似乎并没有容得月岛自己做出选择——


获得远超于他人的能力的代价,便是之后所背负的比常人更为繁重的责任。


自己不怎么积极拼命的性格,其实还真的不适合成为哨兵,只是造化弄人,自己明明排斥的东西,却惹得身边多少人艳羡。


之后进入军校训练,再被乌野军区挑选走,一切都走的顺理成章。


只是不成想,身边这群同样成为哨兵的战友除了身边多了个时不时就会蹦出来的跟宠外,和外头的普通人无二,还有部分智商不怎么高的模样,完全是敌不上普通人的样子啊。月岛撑着下巴,看着眼前这群身体素质卓群而活蹦乱跳闹的格外欢腾的人,撅了撅嘴脑内不点名批评。


*


“呃…嗯。”大地大声咳嗽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


“咦,是塔下发什么任务了吗?”日向轻巧的躲过影山身后伸来的爪子,窜到大地身边垫高了脚尖想看清大地手上的通知写的什么。


已经习惯了这群场上认真,场下散沙般不听话的手下的大地也不气,只是眼皮子跳了跳,便继续自顾自的下达通知。


“这次的任务并不是由塔下发,而是东京地区的财政厅的一个官员,最近收到恐怖分子的威胁信,申请调派两名哨兵过去贴身保护一段时间…这次…”


“诶~这官员可真够娇气的。只是封恐吓信而已,居然就要调派两名哨兵啊…”大地话还没说完,便被下面一群人打断。菅原站在大地旁边,摸索着下巴也凑在一边看,忍不住吐槽出口。


“那,既然是东京地区的官员,为什么过来选取宫城的哨兵。”月岛皱眉发话,口气不是特别好,不过站的还算乖顺。


月岛的问题一出口,大家倒是反应了过来,对啊,明明是东京那头的实力更强,为什么会来到远隔千里的宫城呢?


“这…咳,毕竟大家都知道,作为哨兵的大家,保护政府官员的任务也是职责所在…东京那里的人手再多,也没办法全部分派出去保护个人的安全。”大地一脸严肃:“所以一般采取轮流出人的政策,上一次派出哨兵的是神奈川那边的,这次,抽到了咱们而已。”


“诶?”一群人老大不满意,毕竟干巴巴去保护那些官员是最无聊的任务,自然是没几个持才傲物的哨兵愿意做的。


“不过好消息是——”大地一顿,继续道:“这次很不幸的,东京也有军区抽到了一个名额,所以咱们只需要抽出一个人就可以。”


这算是幸运的事情吗?好吧,至少抽中的概率下降了一些。


“呀吼!”日向举着木签,高兴的直接跳了起来——闲不住的他真要是去当“保镖”,成天直挺挺的站在官员身后一脸严肃,不被憋死才怪。


再一转头企图和身边的人分享喜悦,却只见到那眼镜仔举着红头木签,眉头皱的老高,一脸低气压。


看着抽到签的是月岛,大地倒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不为其他,这次那边的官员确是有些矫情,要求去的哨兵各方面素质要好,本来影山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可那小子说话不分场合,除了在战场上优秀的让人扎眼外,这种场合反倒是月岛更合适——当然前提是月岛保持冷静不随便嘲讽人家。


“那…决定了,这次去执行任务的人选,是月岛。”大地郑重的宣布了结果,惹得一群人凑过去拍拍月岛肩膀,示意幸苦。而月岛也只是低着头,表情隐在反着光的镜片下,没什么反应。


看来,是真的不想去啊,大地摇了摇头。之后眼神示意旁边的洁子——是时候你出马了。


洁子接到指示,推推眼镜,一瞬间,身边一只个头不小的鸟现了身形,浑身雪白,曲线优美,和同样身着白色军服的洁子站在一起,还真是赏心悦目。


矜持的天鹅往前凑了凑,蹭了蹭月岛的裤腿,一幅安抚的模样,站在月岛肩膀的绶带鸟却是难得的被天鹅吓坏了,不敢动的样子,可最后还是被天鹅凭借着蛮力拽着尾羽扯了下来,以鸟类特有的亲近方式,梳理羽毛接触了一下。


一旁眼巴巴围观的人们,却都咬牙切齿,快要抓坏厚实的制服——哨兵亲近向导的行为是天生的,而洁子和它的精神体一样让人难以接近,平时难得现身出来也只是在屋后的浅池游乐,不会容得其他哨兵的精神体接近,有些实在克制不住的鸟雀想要接近,还没等洁子做出什么精神暗示,这头战斗力惊人的天鹅也只凭借蛮力吓跑了那些可怜的精神体。


所以说平时除了哨兵受伤或者五感过于敏感需要向导帮助安抚调节外,那天鹅和它的主人,可是接近不了的。至于那头刚调派来的,叫仁花的小向导却太年轻,做事有些害羞缩手缩尾,说起大家是找她调节感官,倒不如是说给她练手来的更好。


而现在处于和平时期,这群天天除了训练就是模拟演练的哨兵们,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去接触那白月光向导呢。


那小子因祸得福,走了大运。


洁子上前,轻轻伸手抚摸了下对面轻轻低下的头,好让自己碰到头顶的高个子青年,看着他乖顺,双颊还微微泛红的样子,倒是好笑,轻轻的把他纳入自己的精神屏障,以最轻柔的动作调整他的五感,保证他在执行任务之前保持最佳状态。


好孩子,大家都会等你回来。


————


新文是哨兵向导!双哨兵。脑内想想大家身着军服的样子…啊!一群帅小伙儿!大家都超棒!


关于精神体的选定,就按照大类区分了,比如乌野的大家都是鸟类,那头音驹都是猫科动物。


还有关于月岛精神体的选定,是白色绶带鸟,尾羽极长,浑身雪白唯有头部为黑色,因为腹黑嘛【其实是因为这鸟儿漂亮。图在这儿→ http://a3.att.hudong.com/61/59/01300001389655134009597093678.jpg

最关键是它的冠羽是可以炸起来的,炸起来的模样特别像黑尾大大的头发hhh→ http://s15.sinaimg.cn/middle/971e42a3tbb574cf9140e&690


剩下洁子的是白天鹅,优雅战斗力高,西谷的是戴菊鸟,小巧灵活,简直就是鸟类版的西谷前辈→http://pic.birdnet.cn/forum/2011/01/06/10/18858501515042.jpg 剩下的人如果有需要我会补充的。(图均来源于网络 侵删)

文目前存稿1w3左右 想放上来一章看看大家是否接受 也好决定这篇的字数 希望大家提意见w文的长短大家来定【


以上!

提前一天祝新年快乐!看文愉快!

评论(2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