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黑月】落雪时 五 (全文完结)

黑尾最近很惆怅。

本想着自己已经搞清楚了月岛的属性,之后就是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只可惜,事实还是证明是他自己想多了。

月岛在知晓黑尾原本是以需要一个家政机器人为由才购置的自己后,便整天钻在厨房里工作,托自己原先设定的学习能力的福,成果还算不错。

总之,月岛真的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称职的高级定制家政机器人,那一晚上,倒好像成了黑尾睡晕而做的一个荒唐可笑的梦。

那个态度决绝主动扑到自己身上的月岛,满脸弱气的可怜模样,还真是让自己怀念的不行啊…黑尾撑着下巴,看着月岛忙忙碌碌的身影,有些郁闷。

“呐,萤,今晚也不可以吗?”黑尾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口气闷闷的问。

“对不起铁朗先生,不可以。”月岛头也不回,口气决绝,断了黑尾最后一点希望。

……

…这样下去不行!憋屈很久的黑尾站起身来,拽着月岛套好外套,两个人便疾风一般的冲出了门。

雪很大,鹅毛一般的撞在脸上,透着刺骨的凉意,黑尾脚步不停,直到到达了那家贩卖二手机器人的店前才堪堪停住脚步,回头望着月岛。

月岛微微抬头看着有些古旧的招牌,眨眨眼,一些雪片透过眼镜的缝隙落入眼睑消融,再眨眨眼,就好像泪水充盈流下。

最终还是再次回到了这里啊。月岛轻叹,先一步推开了店门。

“欢迎光临。”赤苇的声音依旧清冷无波,只是在看清来者是月岛后,眼珠才细微收缩了一下。

月岛抿嘴慢吞吞的看着整个昏暗的房间中四散摆放着的机器人,不言语,却是莫名的涌出来一股名为“怀念”的感觉。

只是还不曾再有什么想法,便感受着耳后一个小小的控制按钮被按下,就这么,再次强行进入了休眠。

*

赤苇抱着软下来的月岛,随手扔到了一个沙发上,便转身看着黑尾,等待着对方先行发话。

…把月岛关机还关的真是痛快啊,这个混蛋。黑尾看着赤苇的动作,咬牙切齿。

“黑尾先生…您…”

“不不不我不是来退货的,你不要误会!”黑尾摆了摆手,回答。

“那是,在使用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吗?”赤苇歪着头,继续发问。

“那个…月岛他是高级定制的机器人是吧…呃…他的主要作用是…”黑尾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性爱。”

“……”

喂,这么直接说出来真的好吗?我当时来买的时候你说的可真的没这么痛快啊。

再之后,黑尾更好像只是听到了一个陌生而可笑的故事。

*

月岛第一次睁开双眼时,看到的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

女人笑的妩媚,伸手摸了摸月岛脸颊,告诉对方,自己是他的主人,自己,也便是对方的一切。

自己周身哪怕是细微的一个想法,都是女人花了高昂的价格定制来的,可以说自己的身高,外貌,哪怕是别扭的性格,都是对方一手设计出来的。自己这一个名为月岛萤的机器人,便是对方心目中最为向往的模样。

最一开始,月岛在女人的身上看到了任何一个女人对待自己爱慕的人的一切模样,有些害羞,喜欢红着脸颊望着自己,偶尔带着轻颤的触摸,一切,都充满着如同恋爱女人该有的酸甜气息。

只可惜,她所选择的月岛,也只是适合远远的爱慕着的模样而已。

在玩够了暗恋明恋后的女人才发现,自己所需要的“月岛”并不仅仅止于此。她期待过青涩的爱恋,却也更期待如火的热情。

试探性的把对方当做自己真正的恋人挑逗,这个明明最初的目的只是为“性爱”而生的机器人却皱着眉,一幅厌恶拒绝了自己请求。

是啊,这便是女人设定中最为让自己沉醉的模样,不是吗,厌恶鄙弃丑陋的人类交媾,没有任何情欲的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年模样。

等到忍无可忍执行了强制命令,看到在自己身上动作的月岛带着木然,机械的黄色瞳孔中透露着痛苦时,女人才想到,原来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过错而已。

这个明明是为了性爱而生却厌恶性爱的机器人,本就不应该被生产出来。

月岛很聪明,却也难以强迫自己做出那种事情,主动的挑逗安抚主人,是即便自己生而为机器人也难以勉强自己的。

那个女人其实很能忍耐。一味的忍耐着自己只是花钱买来取乐的一个机器人可笑的任性。

以为双方都已习惯了一切后,才发现女人也只是疲惫的找到了一条恰当的方式送走自己,断了两人之间这可笑的联系而已。

而后自己被强制休眠,可月岛隐约觉得,自己的程序仍在运行着。凭借着人类给予自己的可怜的数据库进行着答案的探索,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到底如何做,才能像任何一个普通的机器人一般满足主人的需求。

只是,如今的黑尾先生,或许也受不了自己恶劣而自我的性格了吧。

败类,废物,浪费人钱财而无所用处的垃圾。

这样想着,这下也终于可以放心的彻底沉睡下了。

*

“喂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不会真的坏了吧??”像是正在做着一个冗长梦的月岛是被黑尾慌张的声音吵醒的。

尽管一旁的赤苇尽全力解释休眠过后需要时间重新启动,却还是堵不住黑尾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黑尾先生,你好吵。”月岛扶了扶眼镜,起身看着眼前这个双眼莫名含着泪水的人,有些别扭的侧了头躲避对方的目光,企图在第二次被抛弃时,能够摆出一幅不怎么失态的模样,等待宣判——

“太好了萤你没事就好,咱们回家。”黑尾抹了抹眼角都快要干涸的泪水,再次快步带着月岛走出了店。

?!

啊啊,本想着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让月岛无法接受自己,这下清楚了只是他性格天生如此而已,黑尾虽说不爽,不过也算松了口气,不再关注月岛因听到“家”而瞬间闪烁的双瞳。

明明是恶劣别扭毫无趣味可言的男性机器人,可却真是有趣。

不过也多亏了他性格如此,自己才能如此轻易遇见他,不是么。

*

“唔啊,还真是冷啊,萤,去炖个汤好不好?”黑尾进了家门,抓着自己冻的通红的耳尖,没形象的猴子一般跳来跳去。

黑尾话音刚落,双手却被同样泛着凉气的月岛抓住,接下来便被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黑尾后脑亲触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便感觉眼泪都痛的流了出来,泪眼模糊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把自己掀翻在地的人,心里默念着早晚要把这小子现在的力量值设定的小一些才行。

“怎么了萤,你是不是…”可看着对方低垂的脑袋一幅做错事情的可怜模样,还是没忍住摸了摸月岛毛茸茸的头顶安慰。

“黑尾先生…如果可以——”月岛感受着黑尾掌心传来的温热温度,顺着力道弯下身子轻啄了对方的嘴角:“如果可以,请直接主动对我做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是黑尾先生,就可以。

月岛说完,唇便再一次覆上了黑尾还打算说些什么嘴。

啊,是雪的气息。

黑尾晕乎乎的想。

*

*也不知过了多久的后来*

这下彻底把月岛性格揣摩透,两个人总算连性生活过的都很是和谐的黑尾又有了新的烦恼。

黑尾看着霸占着电脑操作迅速的月岛,一股苦涩而憋屈的感觉油然而生。

自己明白月岛的头脑好使,可是这个好使,也仅仅是停留在了作为一个“机器人”的聪慧而已。

而月岛在无意间知道了自己的职业后,便挑眉“诶~”表示很有兴趣的加入了创作。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新颖流畅的故事变得受欢迎起来,作为作者的月岛渐渐的展露了头角,就连拿到的报酬也不比自己低多少。

“可恶啊…” 黑尾挠了挠翘起的头发叨念着自己本来只买了个家用机器人,现如今可好,仅仅一个机器人简直全能,再这样下去,难保证自己会不会成为全日本第一个被自家机器人包养的吃软饭的人。

月岛打字的间隙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我不开心”的黑尾,脑中自动搜索着答案后,道:“黑尾先生不必担心,我会把握好尺度,不论是知名度还是收入都不会超越你的。”说罢歪了歪头,嘴角微挑,眼镜反光,让黑尾并不能看清月岛的表情。

…怪不得你小子会被扔,这恶劣的性格,还真是越熟悉,越展示的肆无忌惮啊。

如果说一开始月岛这么说会还被当成机器人的耿直没有人情味,那么黑尾现在相处的久了,也很确定的听出了自家机器人的嘲讽之意。

真是个混小子。黑尾懒得计较,趴在一旁的软床上神游构思自己的作品。

“啊!下雪了。”看到窗户浓重的雾气后星星点点的雪粒落下,不由得感叹出了声。

“下雪了。”月岛转头看着雪花,跟着喃喃自语的重复。

又到落雪时,整整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END—

完结啦!

这一章略无聊只是补充我之前想到的设定和前言而已w感谢观看!

接下来暂时没有黑月啦【会先去别的马甲更基友点的数字松和没人看的林方【

大家有缘的话别的马甲见啦!希望可以认得出我Ծ ̮ Ծ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