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ABO】黑月 仗势欺人 5(全文完结)

今天的月岛简直就是浑身都不对劲。

也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昨晚被蚊虫叮的狠了,总之浑身都不自在。当然在看到不远处的黑尾后,这不自在便被放的更大了。

想要接近、再多接近对方一点。想要被对方烈酒一般的气息团团包围住…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自己居然奇异的想要开始亲近起对方来。

不自觉想到这里的月岛反倒是回了神,心虚的挠了挠后颈。

黑尾远远看着对方白皙的皮肤上红红的印记,恰巧落在了颈部腺体的附近,倒像是被标记后肿起来一般泛着红,这小蚊子,还真是会挑地方,看着自己都跟着痒了起来——

真后悔昨天做了一晚上的正人君子,对方的味道,半点都没尝到。

不过自己也清楚,如果当初真的贸然前进一步给对方落下个暂时标记什么的,以那小子的心性,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会越拉越远。

*

呼——“月,过来拦住我啊!”黑尾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朝着月岛招招手,努力装出一副平常的模样。

依旧是三对三,不过队伍里的人倒是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动,不过不妨碍两头的人都是饿狼一般的互相攻击——理由是木兔一时脑抽加了个赌注,挠痒痒。

几个怕痒的光听到这几个字都浑身一颤,只得鼓足力气去赢这场可笑的练习。

“啊,真是遭了,居然输了,来吧月。”黑尾手脚大张的躺平在了地板上,朝着月岛咧嘴一笑,等着对方来挠自己。

只可惜月岛只是沉默的看着对方“任君采撷”的模样,完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哪怕后头日向被列夫挠的哭号声快冲破第三体育馆的房顶。

“怎么了月,快来啊!”黑尾装模作样的闭了眼发现对方没动手,再睁眼催促时,才发现对方的一脸嫌弃一丁点都没有掩饰。

汗津津的身体,同样是运动过量造成的汗湿的肩窝腋下…在配上对方一脸莫名其妙的笑容,自己可不想去碰。

“诶诶,月,可不能这么不合群,游戏都不玩吧!”黑尾起身,手臂跨到月岛肩上,慢慢凑近:“再说了——”

月岛还在等着他接下去的话,可冷不丁的就被翻身按在了地上,一抬头,便看见黑尾跨坐在自己身上,一脸得逞的模样道:“既然月不愿意为难我这个前辈,为了不破坏规矩——”

“等…等下…不能这么耍滑头吧!黑尾前——唔!”月岛话还没说完,当然身后的四个人也正玩的欢,也没人听得到,就这么黑尾稳稳的按着,左右开弓的——挠痒痒。

本来不怎么喜欢出声的月岛这次的反应终于大了起来,虽说不情愿,却也还是带着高中男生应有的朝气。黑尾看着对方高高瘦瘦的身子因为痒感而缩在一起,眼睛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平常白皙的脸颊爬上了一小层桃红,一副被欺负惨的样子倒是惹得黑尾手下不自觉的更佳用力起来。

“停…呼。”月岛终于腾出一只手抓住黑尾还在浑身乱窜的手,气息都还没有喘匀。

黑尾停手,看着对方眼神飘忽左右却还是不愿意直视自己,手下便又有了动弹的架势,搞的月岛终于是一副被吓坏的模样,瞪着眼泪都有些溢出眼角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终于笑了出来。

“辛苦了月。”黑尾挣开月岛紧抓自己的手,揉了揉月岛细软的头发,凑在他耳边道:“不讨厌吧?”嘴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颈后那被蚊虫叮咬起地方,倒是停下了继续的动作,只留下似有似无的瘙痒。

指的是什么,双方清楚的很。

“如果可以…我——”

一场闹剧终于是结束了。

*

“呐,月。”黑尾靠在自动贩卖机旁,看着身边的月岛点下按钮,然后拿出橙味的饮料,接着沉默的开启包装,不说话,只是慢悠悠的吞咽着饮料。

黑尾挠了挠头,紧攥着手掌,上前,细密的把月岛圈外了自己怀中。“那个…月岛…其实我…喜…喜…”

毕竟没有什么追求人的经验,黑尾这句简单的话还是有些害羞的说不出口,之后趁着咽口水的空档偷偷的看了看月岛,却发现他一双眼睛坦荡荡的看着自己,月光下橙黄的眼眸,海湖一般沉静。

黑尾就像是被他的眼神蛊惑了一般,凑上前亲吻上了月岛的额头,一个吻缓缓下移,划过嘴角,最后堪堪停在了腺体的位置,之后像是撒娇的大猫一般,不停着喊着月岛的名字,像是要确认,又好像是在求取同意。

月岛双眼一直清明,也不言语,整个身子挺得笔直,任由对方动作。

“月…可以吗?”黑尾拖着尾音的月叫的黏黏糊糊,嘴唇只是在腺体附近打转,一副随时进攻的模样。

黑尾并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只是瞟了一眼才发现,月岛居然就这么乖巧的闭上了双眼,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像是等待了良久才终于被允许触碰水源的缺水濒死的人,黑尾一瞬间眼神倒是可以用得上凶狠来形容,月岛被猛然浓烈起来的气息激的手一松,刚开了口的饮料掉在了地上,溅起一层酸酸甜甜的碳酸橙气。

感受着一阵刺痛终于落下,像是被一股烈酒强硬的灌入体内,辛辣却莫名的带上了一阵爽感,标记总算是形成了。

黑尾松了口,含着笑紧紧的拥着月岛不愿松手——他终于是自己的omega了啊。

月岛在黑尾八爪鱼一般的怀抱中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肿胀的腺体,松了一口气,计谋得逞一般的笑出了声。

“……你怎么了月。”黑尾听声音不太对,一松手,却发现对方反而收了刚刚的一脸乖巧沉默,笑的像是偷腥的猫。

“谢谢你了黑尾前辈。”月岛揉了揉酥麻感十足的腺体,边道:“最近受周围alpha影响的很厉害,有了前辈的这个暂时标记,就不会受他们影响好好练习了……不过也希望前辈能好好的控制下自己的情绪,现在我这里感受的很清楚,有点恶心。”月岛推了推眼睛,遮挡住了一脸的精明。

最后月岛还像模像样的朝着黑尾欠了欠身子,道了句“先告辞了。”就不再管身后愣成一座石雕的黑尾,溜走了。

“……你这个混小子…”黑尾说的咬牙切齿。

月岛偷偷摸摸的缩到了拐角处,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颤抖的手抬起,按了按热切跳动的胸口。

*

一个月后

*

月岛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皱眉打开房门,才发现黑尾呲着牙站在门口,笑的一脸爽朗。

“……黑尾前辈你过来干什么?”月岛挑眉。

“作为一个好前辈,自然是千里过啦送温暖啊!”黑尾边说边往屋里挤:“月你又快比赛了吧,之前那个标记算时间也要消失了,我过来给你送个标记就走,当然你也可以请我吃顿饭报答……”

结果,依然是没有堵好门,被这只狡猾的黑猫溜了进来——

只是…不知草莓蛋糕配上烈酒的滋味如何。

————————

全文完!永久标记在下周的番外章!

最近不老歌严查,吓得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删除干净了【先想想还能往哪里传…

还有开了个更短的新坑,还没整理完,等这篇发完就发那篇,这篇老黑主动,下一篇就让月月主动好了w


评论(1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