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ABO】黑月 仗势欺人 4



顿了再顿的月岛终于还是站起了身子,收拾自己的东西打算出去休息,山口看着今天一天状态不好的月岛准备走,急急的拽住他的手腕,没说什么,可担心的神情显而易见。

 
 

“那个…月…你…”山口断断续续,没好意思把话说出来——今天的月岛身上密密的掩着掩饰剂的味道,连平常可以察觉得到的淡奶油气都不见了踪影。

 
 

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连山口都能察觉的出他的紧张慌乱,就好像,风雨到来前的什么前兆。

 
 

“我没事。”月岛回头,犹豫了下,最终挣脱了山口的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我有带好药剂。”转身走出了体育场。

 
 

山口往前几步,嘴中说着什么,可那几句话最终还是被体育馆内嘈杂的声音压下,没透出丝毫给那个转身离开的人。

 
 

月岛是个异常固执的人。固执的守着自己的尊严、固执的朝着自己认定的“正确”走去。而那,是山口早就明白,且无能为力纠正的。

 
 

只希望你没事才好啊。山口收回了无意识向前伸出的手。

 
 

*

 
 

走到一处连自己都不怎么熟悉的草坪,月岛才脱力一般的蹲下了身子,高高瘦瘦的身子缩成可怜兮兮的一小团。

 
 

四周静的可怕,只剩夏蝉吱吱呀呀的叫声,心跳一般的为自己打着节奏。

 
 

啊啊…周身蒸腾起的陌生热感,来的比夏日阳光暴晒下更为可怖难耐。手中汗水多的快要抓不住东西,却还是无意识的紧紧攥着药剂,浑浑噩噩的想到自己并没有带来饮用水。

 
 

犹豫着是否需要直接吞下药剂的月岛,突然听到了青草被踩中发出近在咫尺的沙沙声响。

 
 

“黑尾前辈,你过来干什么。”可月岛头都没有抬,便知道了来者,就是那个烦人的鸡冠头。

 
 

“诶?!居然被发现了!”黑尾带着惊诧的语气传来。

 
 

“…什么?”月岛强打起精神,抬头看了看眼前有些不安的大个子。看他确实是一脸不似瞎说的震惊,才收了调侃的语气。

                                                                 

“嗯,一下子就被发现了。”月岛侧着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洋洋的将侧脸撑在膝盖上方盯着对方,紧紧的缩成一团,透着防备。

 
 

“呃…我专门借了掩饰剂喷了才过来的,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啊。”黑尾挠了挠后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月岛看着对方汗湿,还向下滴着汗水的脸颊,感受着他身上浓烈到呛人的劣质掩饰剂都掩盖不了的烈酒气,有些头疼。

 
 

自己正不知道如何轰走黑尾的月岛,突然身上一重——是一件宽宽大大的运动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

 
 

月岛侧眼看着身上的红外套,有些奇怪的看着黑尾,想要等到一个解释。

 
 

“那个…月,有蚊子。”黑尾揉了揉鼻子,选择了一个不那么让人难堪的理由。毕竟“发情期”三个字,说出来,不论是对谁,冲击力都太过于强劲。

 
 

月岛是个聪明的人,紧了紧身上充斥着对方alpha气息的外套,放弃了一般,道:“感受的到?”

 
 

“…嗯。”

 
 

“很严重?”

 
 

“呃…也不是很严重吧,如果严重,估计有不少人会察觉跑来的吧。”我只是对于你的气息比较敏感而已。黑尾悄悄的把最后一句话收到心里,不敢透出。

 
 

“药…吃过了吗?”黑尾看着对方攥紧的药剂,小心翼翼的询问。

 
 

被提醒才想起来的月岛,强打着精神的开了药瓶,丝毫不愿示弱的吞下了药剂,干干涩涩的,透着一股药物特有的苦涩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

 
 

黑尾看着对方明显的拒绝帮助,有些泄气,但还是打了精神,坐在对方身边,等着对方接下来的回答。

 
 

黑尾虽然没见过多少发情期的人是什么样子,但是月岛现在的状态,绝对算不上普通。

 
 

一张本就白皙的脸没有透出多少潮红,反倒一片青白,紧皱着眉头,汗水也滴滴答答的落下,像是忍受了不小的痛苦。

 
 

“那个,月,你没事吧?”黑尾歪头,看着对方紧闭的双眼,有些担心。

 
 

月岛只是肉眼可见的摇了摇头,药效正在逐渐发挥作用,浑浑噩噩的,居然快要把身边这人是个alpha的事情忘记了,只是感受着那股烈酒的侵略气息,微醺一般的靠了过去。

 
 

黑尾了然的支起了上身,看着身边的人靠着自己的肩头,迷迷糊糊的,蹲在人肩头熟睡的雀鸟一般乖巧。

 
 

黑尾小心的侧着身子,看着自己肩头淡黄色的软发,毛茸茸的,眼镜也早就不自觉的被砸歪在鼻梁上,镜后的眼角透着红,这才勉强让人看得出,他是个正在压抑发情期的omega。

 
 

黑尾此时才有些佩服自己,一个喜欢的omega歪在自己肩头,甜甜的信息素包围着自己,自己也不争气的浑身炎热,却还是摆出了一副温柔的模样忍受着…虽说在外人看来,只是两个气息格外浓郁的beta凑在小树林里说什么悄悄话而已。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黑尾来说,格外的难熬。睡着了的月岛身子格外的软,蹭着蹭着便窝在了对方的胸口,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再睡去时,倒成了黑尾环着对方。

 
 

刚来时还叫苦的黑尾后来也没抵挡住月岛那里传染来的困意,两个人别别扭扭的歪在一边睡着了。

 
 

月岛再睁眼时,天早就泛起了微光。一抬头,便在这昏暗的光线下,看到张着嘴睡的正熟的黑尾,嘴角亮晶晶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和周围的青草都混在了一起,有点惨不忍睹。

 
 

当然自己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夏季的晚上蚊虫格外猖獗,自己裸露在外的地方,红红的印记多了不少,猛地看来,倒像是一粒粒小巧的草莓印。

 
 

*

 
 

“啊…那个…”黑尾倒是有些尴尬,挠了挠沾满草叶子的脑袋,语塞。

 
 

“昨天,谢谢了。”月岛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低眉顺眼的道谢。

 
 

黑尾愣了下,到底没忍住笑了出来——看惯了对方挑衅撩拨的模样,如今乖巧的样子,倒是奇景。

 
 

这小子,果真是可爱啊。

 
 

——————

 
 

还只是高中生而已,就不准你俩嘿嘿嘿【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