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ABO】黑月 仗势欺人 3



黑尾的嘴巴很严。

 
 

即便想的自己心中抓心挠肺,却还是把这个天大的秘密守的死死的。不过憋的时间长了,看月岛的眼神就更是狼虎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之间结了多大的仇。

 
 

不过只有木兔和赤苇知道,黑尾对自己这“半个徒弟”有多好。

 
 

训练的时候简直就是倾囊的把自己的技巧教给他,而且是手把手的教。别扭如月岛,一开始还皱着眉表示不习惯,可时间长了,也就木着一张脸不再理会——

 
 

他很规矩,并没有趁机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自己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只是双手热热的,带着灼烧的侵略感。

 
 

慢慢的,也算习惯了对方浓烈如火的alpha气息。

 
 

*

 
 

黑尾内心也纠结的很。一方面来说,看到那个白白净净的四眼omega,就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亲近一番,而另一方面,自己也察觉对他的感情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却真的不敢去捉弄了——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开始只想撩拨的心思没了,一天天的盯着他看,看顺眼了,好像有点喜欢上了。

 
 

看他柔柔的发,安静的侧脸,清瘦的身子…唔,那双长腿也很不错。当然这一切,再配上那甜美的omega气息,简直醉的让人难以自拔。

 
 

只可惜自己这边少男情怀总是诗,还总是看似不经意的散发出一些试探性的alpha气息,那头那位却是跟性冷淡的一般无波无澜,自己在这里花尾巴孔雀一般的开屏,也惊不起他一星半点的水花。

 
 

这其实怪不得黑尾,究其原因,也的确是月岛这个人真的太过于冷淡。多么吸引人的alpha气息,对于月岛而言,也只是身上不怎么难闻的自带体香,激不起一点沉睡在自己体内的那份属于omega的躁动。

 
 

这么看来,月岛还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omega。

 
 

当然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才敢让他和一群alpha呆在一起而毫不畏惧。

 
 

*

 
 

“诶,还真是愁人。”黑尾捏着月岛细瘦却也覆着薄茧的手指,规规矩矩的包扎刚刚划开一条细小血线的伤口,却唉声叹气的,连平常意气风发立起的头发都蔫蔫的。

 
 

“怎么了黑尾前辈?”听着对方一边给自己包扎伤口一边唉声叹气,月岛有些奇怪,顺口询问。

 
 

“月你自己没有感受到吗?”黑尾举起他的手,雪白的纱布把伤口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任何问题。

 
 

看着月岛一脸疑惑,黑尾再次把他的手送到月岛眼前:“感受不到吗?”

 
 

看着月岛眉毛一抬,那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又显露了出来,黑尾才奇怪的放下了他的手,抬手招呼木兔过来,问他又没有感受到什么好闻的气息。

 
 

“你是不是傻了,你们两个爷们在这里坐着,除了汗馊气,哪儿还有什么好闻的味道?”木兔都懒得往前凑身子,嫌弃表示的极其明显。

 
 

黑尾回了一声好好好知道了,在周身这甜蜜的草莓蛋糕的气息中低下了头,有些头疼——自己这是,中了这名为“月岛萤”的毒不成?

 
 

*

 
 

月岛难得在解散后追上了黑尾。

 
 

纠结了一下,便道“黑尾前辈,对我的气息很敏感?”

 
 

啊,是啊,敏感的很。敏感的连你伤口飘出的,混着腥甜血气的omega气息都一清二楚。嘴上却道:“唔,还好吧。放心吧月,而且…我是个好前辈,没那么禽兽。”毕竟如今alpha和omega的比例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禽兽”般的alpha也还是不少。

 
 

黑尾本来想着只是安慰下他,可一抬头,却发现对方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倒像是抓到自己什么把柄一般的开心。

 
 

“……”黑尾。

 
 

看来自己还是把他想的太善良了吧?

 
 

看着对方这一笑,便再也忍不住的向前,再次把对方圈到了自己怀中,像是毒瘾者一般,凑在月岛颈边,舌带着温热的触感,轻轻的舔舐了一下腺体,止渴一般一触便松开,之后也没好意思再看对方的脸,害羞似的,转身跑掉了。

 
 

看着对方一副忍不住却又强行扭头跑掉的模样,月岛也莫名的升腾起了一股陌生的感觉,由被触碰的腺体发出,不多时便充盈了全身,酥酥麻麻,燥热难耐。

 
 

*

 
 

月岛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自己身边那群人的气息,也突然浓重了起来。

 
 

不论是近处队中影山身上的alpha气息,还是身边的日向和山口的omega气息,都变得更为清晰。

 
 

苦涩的咖啡味,甜甜的橘子香,以及柔柔的椿花气,都一清二楚的传过来。

 
 

就连隔壁场地上挥汗如雨忙着和木兔互嘲的黑尾,气息都稳稳的传来。浓烈的酒一般,带着辛辣,却也醉人。

 
 

搞的自己仿佛置身在了一个贩卖香水食物的地方,各种气息交杂萦绕,闻得时间长了,都有些头疼起来。

 
 

而后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到了黑尾的身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月岛,就那么措不及防的,与对方的视线相撞。

 
 

黑尾今天其实蛮不好意思再去骚扰月岛,毕竟昨天忍不住落下的那个湿湿的吻,搞的自己前一刻还信誓旦旦装出一副正直前辈的模样,后一秒直接变得没什么自制力,自觉很丢人。

 
 

只是总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热热的,自己没好意思看,可没想到,偷偷摸摸的顺着视线的来向望去,居然是来自月岛。

 
 

月岛一愣,一副受惊的兔子模样,不过也只是稍纵即逝的一点慌乱,下一刻,便挑起嘴脸,挑衅一般的回望着黑尾,一副看透了对方尴尬躲闪的胸有成竹。

 
 

…可恶,这混小子。黑尾看他的模样,心中便痒痒的不受控制。

 
 

看到对方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月岛才满意的收回了目光,低下头,那丝不经意的泄露出的慌乱才再次显露了出来。浑身灼烧着,直烧到耳尖,激的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热热麻麻。

 
 

还真是个难捱的夏天。

 
 

——————

 
 

这周末的明光哥哥!【躺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