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ABO】黑月 仗势欺人 2

时间有些晚,所庆幸的是现在的浴室里并没有其他人。

月岛急匆匆赶来想要拉开浴室的门,才发现这门已经被人从里头紧紧的锁住。

月岛稳下了自己的呼吸,轻轻的敲了敲玻璃,也不言语,安安静静的等着里面的人给自己回答。

“……月?”山口弱兮兮的声音穿出来,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询问。

“是我。”月岛听着山口的回答,算是放下了心,还好没有什么人过来,情况不算太糟。

接下来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缝隙,山口湿乎乎的脑袋探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明显的潮红。月岛在对方刚刚打开门的时候,便感受到了那浓重的椿花香气。甜甜软软,像极了山口温柔的个性。

皱着眉把探出身子的山口推回浴室,顺便转头带上了门。一回头,山口才发现月岛的眼镜上起了一层重重的白雾,氤氤氲氲的便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个…月,我现在好多了…抑制剂也已经吃过了…我…”山口咽了口口水,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月岛凑近山口颈部的腺体,努力嗅了嗅,感受着由山口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的确淡下去不少,才道“我马上送你去休息。”

话刚刚落下,却发现山口的身子一震:“月…门口,好像有人…”有人,虽然气息隐藏的很好,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是一个alpha。

月岛看着瞬间抓紧自己手臂的山口,眼角红红的,红了眼,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可怜兮兮,仿佛自己便是他唯一值得信任的人。便拍了拍山口还带着轻颤的肩头,转身闪出浴室后才发现,门口站着的人,是黑尾。

黑尾抱着双肩,有些好笑的看着月岛泛着水汽的周身,以及空气中因为他闪身而出带出来的椿花的香气,萦萦的飘散在二者之间,带出一股子道不明的暧昧。

“你放心,我对那个雀斑小子没有什么逾越的想法,你不要紧张啊月。”黑尾举了举自己的双手,爽朗的笑笑,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无害。

月岛摘下沾满湿气的眼镜,慢吞吞的擦拭着:“这个事和黑尾前辈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你知道了,还请帮忙掩护一下,不成问题吧,前辈?”月岛重新带上眼镜,眯起双眼,笑的像是撒娇,却带着让黑尾后脊发寒的凉意。

“你小子,是个alpha,离雀斑小子那么近,居然都会不受发情期的omega小鬼,也够厉害的。”黑尾默认月岛要求,摸了摸翘起的头发,暗自嘟囔。

可以被对方听了个一清二楚,月岛回头,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般瞟了眼黑尾,模棱两可的给出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alpha?”作为回答。

月岛只是说了句自嘲一般的话,可黑尾听了,却上了心——不是alpha?却敏锐的感受到了omega发情的气味…?

这下,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啊。黑尾忍不住笑了笑,却是一副看到了猎物的野猫模样。

月岛再次扶着山口出来时,黑尾并没有看一眼那个看了自己害怕的都有些发软的omega,而是把目光一点不浪费的都赏给月岛,盯着他滴着汗水的颈部,侧脸,眼睛呼噜噜的打着转,一副盘算着什么小算盘的模样。

看着他们走远,才靠着墙壁盯着头顶光亮微弱的月牙儿,回味着刚刚淡淡花香的萦绕下,那淡不可闻的甜味。

还真是月光一般,稍不注意就被人忽略的…美好。

*

第二天山口请了假,理由是感冒。

剩下的大家也都不疼不痒,没什么异常的继续锻炼比赛,在强大的训练力度下,没有几个人会关注一个并不熟悉的队员的缺席。

晚上黑尾一行人照例拽着月岛进行拦网练习,木兔赤苇倒是没什么异常,只是黑尾不知怎么的,小脑平衡细胞缺失了一般歪歪扭扭,有好几次都差点把月岛撞倒在地上。

月岛扶了扶有些划下的眼镜,皱着眉看着今天状态不佳的黑尾:“前辈,年龄大了不允许你做高强度训练的话,就早些去休息。”

黑尾听了也不气,凑上来手自然的环上月岛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笑嘻嘻的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没控制住,不要在意!”顺带凑着脸,整个脸极进的贴着月岛的后颈,企图捕捉到昨天那抹一瞬即逝的甜气。

月岛斜着脸,看着黑尾拙劣的表演,突然吃不住力,被对方脚绊到了一般,身子探向对方,腺体位置就这么撞在黑尾的侧脸,操着低到仅仅两人可闻的声音到:“怎么了前辈,是在确认什么吗?”

说罢便直起身,准备着阻拦木兔下一轮的进攻。

*

训练结束,月岛慢吞吞的挪到自动贩卖机前,点下了草莓牛奶的指示灯。

黑尾凑在他身边,看着出来的草莓牛奶,“哦月,你居然爱喝这种甜甜的儿童牛奶啊。”

月岛回头,一脸漠然的道:“前辈,到底有什么事情,请直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黑尾说罢,猛地把月岛困在墙壁和自己手臂之间,道:“只是很想感受下,月的气息是什么样的。”

月岛皱了下眉头,没有慌乱,就那么木着脸,任由对方将鼻尖凑到自己的腺体处——黑尾的鼻尖略微有些凉意,可气息却暖烘烘的喷在自己的耳后,痒痒的,带出一阵酥麻感。

训练过后的月岛还没来得及补上掩饰剂,就这么,那股草莓蛋糕的香甜带着月岛运动后微微汗湿的气息,就充盈了黑尾的呼吸间。

啊啊,本来想着草莓蛋糕是那种甜腻到让自己受不了的东西,可现在的自己,却还是着了魔一般的被它夺去了判断能力,伸出舌,不清不重的舔舐了一下血管微微跳动带动着的腺体,倒像是品尝到了什么美味珍馐。

之后的黑尾点到即止,慢慢的收回了桎梏在月岛身边的手臂,手指擦了擦鼻子,带着满足的笑意看着月岛头也不回的走掉——

虽然路灯昏黄,却还是看得到那人原本白嫩的耳尖,透出的点点桃红。

*

只是之后的发展,却和自己想象的完全背道而驰。

本想着那小子会一脸别扭的抵抗自己的亲近和触碰,原本冷冷的面容带上别扭的抗拒,时不时逗猫一般的行为会成为自己这次合训中顶有意思的事情…

后来的黑尾铁朗才察觉,那也就只能是自己想想而已的事情罢了。

看着对方故意跑来拦住自己的球,两个细瘦的手臂软绵绵却极其准确的判断对了球路,自己本已蓄满力的一球就泄了气一般的被拦下。

“喂喂,你怎么了黑尾前辈,体力不济的话就把机会让给我好了!”一旁的列夫不满的抱怨,黑尾听了也只是道了声抱歉,再回头,才发现月岛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看到对方回过头来,才道了句:“谢谢黑尾前辈送来的这一分了。”爽朗的就像是个没有心计的开朗后辈。

“今天的月好厉害啊,感觉那个黑尾前辈一对上你就没辙了!”不明所以的山口高兴的朝着月岛道。

“嗯。”月岛擦了擦流下的汗水,抬起小臂看了看,那软绵绵的一球甚至都没有给他的皮肤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记,可见十成十的力道在发球的瞬间蔫了多少。

自己本也不愿意做这种事,可对方自从昨晚发现自己是个omega后,那盯着猎物一般让人发毛的眼神让自己烦得要死,既然是他自己撞上来的,自己顺手玩一下也不为过。

最近输的多了郁气也结了不少,正好在他这里开心开心。

Alpha的劣根性。

只要知晓了对方是个omega,便总忍不住的想要展现自己温柔的一面,开屏的花孔雀一般拙劣可笑。

月岛再一次拦下黑尾的进攻,在两人同时落地的时刻,摆出了那副惯有的嘲讽脸。

果然啊,这小子狐狸尾巴没藏住。黑尾看到对方偷腥得逞一般的表情,没有生气,只是心脏上想是被什么小东西的爪子轻轻的挠了一下。

“多谢黑尾前辈,体恤我这一个【柔弱】的后辈了。”月岛收了之前的嘲讽,加重了【柔弱】两个字的发音,才转身归队。

“这小子…看来明显生气了啊。”黑尾挠了挠头,想着还是得收收心,认真对待对方,以及眼前的比赛。

“喂,你不要发呆了,鱼跃一圈。”研磨明显因为自家队长失误而导致受罚不太开心。鱼跃很累啊。

“?!”黑尾回神,才发现,比赛居然就在自己那么浑浑噩噩中结束了。

“……可恶,被摆了一道。”黑尾看着对方因为不受罚而休息的乌野,和那个坐在一旁发呆的人,才发觉,自己对对方,可不仅仅是只想调戏那么简单了。

——————

本周终于要等到黑月的官方糖了!!!【安详的躺平

评论(1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