栉风

HQ|黑月

【ABO】黑月 仗势欺人 1

cp黑尾x月岛 慎入!

*

日向蹦的老高,用尽全力的把球击向对方防御的空隙,可还没等着在做出什么反应,便听到球触碰到对方拦网人的手,再然后,就是球落在了地上的声响,显然的,是对方得分。

看着球慢吞吞的滚在了地上,日向嘴撅的老高,抬头看了看网对面那个高高大大,笑的一脸嘲讽的四眼混蛋——

对面的月岛露出了那副惯有的表情,日向真是恨不得跳起来敲敲他的头顶,顺带把他眼镜抢了,看这臭小子还怎么傲。

不过这也仅仅是想想,日向胡乱的擦了一把滴滴答答落下的汗水,转身朝着影山吼道:“可恶!再来!”心里琢磨着最近月岛那小子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自己可不能就这么停滞不前。

得到影山肯定的回答后,便专心于眼前的下一次进攻。

*

说起日向和月岛,也算得上乌野这队伍中堪称奇葩的存在了。

这两个人,都是omega。

不同于至今仍然小心翼翼的装着beta,以至于现在还没被人发现的山口,迟钝如日向的,也并不觉得自己体质差了旁边的Alpha队友多少,甚至体能来说,还胜出别人不少。

当然和从他的身高,也还是让人忍不住感叹“哦,这个小东西,再强,也是个娇小的omega。”的日向不同,那头那个身高在乌野都排在第一,细细瘦瘦白白净净的小眼镜,居然也是个omega。

本来以omega的体质来说,过来练排球并不合适,可惜这两个,一个体能够好,另一个身高够高,这两年自家乌野也人丁不旺,也就没有了挑人的权利。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表现也算得上优秀,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不过,大地队长发了话,你俩是omega这事情,咱们自家队友知道就算了,出去了,抑制剂掩饰剂就得不要命的往身上招呼,千万不能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要不输了比赛事小,真被什么臭不要脸的alpha发现拖出去标记了,哭也来不及。

月岛不用过多的去担心,可回头看着日向顶着一副似懂非懂的脸,便把影山叫来,千叮咛万嘱咐要帮忙看着他,一感觉不对了就往他嘴里塞药,还往影山贴身的衣服里塞了瓶抑制剂,搞的有同学无意间看到影山从衣兜里掏出了抑制剂,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惊讶地说不出话。

月岛看着日向还是一副“”这不是什么大事”的表情,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其实被标记了也没有什么,只是不能再打排球了而已,不用担心。”笑眯眯的,像是狐狸。

这话却是终于戳痛了日向的神经,搞的他连续好几天都疑神疑鬼的闻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气息散出来,不放心了还拽着影山念经的老和尚一样的问个没完,烦的影山直接掏出抑制剂直接喷了日向一脸。

就这样,他们也一直没有出什么披露,过的还算安稳。

*

月岛其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暴露自己是omega这件事。

只是有次生病了请假在家,自家母亲不清楚情况,直接把这群探望自己的人请了进来,然后没戴眼镜晕乎乎躺着的月岛,虽看不清楚,却还是听到了那群人倒抽冷气的声音。

知道就知道好了反正也不会影响自己什么,月岛安慰着自己。

只是第二天去了,一群人对着自己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伴着菅原前辈时不时地跑来询问是不是累了,需不需要休息之类的话,更是让月岛有了点被激的恼羞成怒的意思了。

想了想,便开始和脾气最好炸的影山对上了。

在几次顺利的拦下了影山亲自打来的球,便顶着自己惯常摆出的嘴脸,道:“王sama也不过如此嘛,还打不过一个柔弱的omega。”说罢还歪了歪头,摆出一副“柔弱”的模样。

“你这混账…!”影山听着对方有意针对自己的撩拨,有些气极。如果说自己第一次第二次被他拦下还说得上是正常的对抗,可接下来接二连三的情况,明显针对于自己的状况,可真是让影山炸了毛。

什么?什么我比不过柔弱的omega?你倒是摆出一副真正柔弱的样子让我看看啊?

…再说,一般来说omega不会是努力藏起自己的弱点么,这位被发现后索性直接把自己是omega的事实拿出来激别人,就有些不厚道了吧。

到底还有没有一个正常的omega还有的样子?像是——影山斜眼瞟了旁边激动的快要像大猴子跳起来一样的日向,摇了摇头,自己身边,就没有一个哪怕稍微正常些的“柔弱”的omega。

在大家终于在火药味十足的气氛中,渐渐的把omega抛在脑后时,月岛才满意的放松了身子,微微垂着肩凑到了山口的旁边。

山口其实看着刚刚场上剑拔弩张的情况,也是微微心悸。自己绝对做不出月岛那般的,坦荡的露出自己omega的身份,面对那群alpha。

光是想想刚刚影山不自觉的散出的侵略感十足的alpha气息,便激的自己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转头看着月岛喝水,脸上未擦的汗珠也滴滴答答的落下的模样,才从包里小心的掏出了一管抑制剂,轻声道:“那个…月…气息,好像有点露出来了。”

月岛闻言皱了皱眉,除了微微的汗水的气息,并没有感受到山口所说的omega气息,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接过了抑制剂。

自己虽然坦荡的承认自己的身份,并以此为乐捉弄身边的人,可并不代表会毫无掩饰的顶着omega的气息和这群人混在一起训练。

其实感受到月岛泄露出气息的,也只有他身边敏感的山口而已。一股淡淡奶油的香甜气息伴着草莓的酸甜感,居然会是眼前这个高高瘦瘦,一脸懒散没干劲模样的人所散发出的。

“过几天的合训……”山口斟酌着用词,有些不好张口。

“只是合训而已,也不是第一次去,不用担心。”月岛接了山口的话,又往嘴里送了一大口运动饮料。

山口的担心其实并不是无缘由的。盘算着时间,过几天可能就是自己发情期到来的日子了。到时候不说训练可能会稍微落下来一些,要是被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大家又都是血气方刚的alpha…山口有些害怕。

想到这里的山口突然有些羡慕起日向来。

虽说影山那个排球白痴的脑袋里很难塞进除了排球以外的东西,可这段时间下来,大家也都看的清楚,日向被他照顾的算得上很好,只要察觉出身边的人散发出了omega的气息,便会一脸嫌弃的拍着对方的脑袋,喷他满身满脸的掩饰剂。

相反自己的身边并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alpha,所以也只能如履薄冰的感受着自己身体一丝一毫的变化,顺便还会不由自主的照顾起身边同为omega的月岛。

如果…如果月岛也是alpha的话,他也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吧…说不定,自己还会爱上他。山口搓了搓脸,甩掉了这个美好的假设。

眼下,还是提前准备下合训的事情好了。

*

合训如期而来,山口临出门前又一遍检查了自己所带的药物,才安下心来出了门。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两三颗星还闪着黯淡的光,四周寂静无声。

山口抬起头,便看见不远处那盏昏暗的路灯下,带着银色耳机,发着呆的月岛。

“不好意思月,今天出门检查东西浪费了些时间。”山口快跑几步,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走吧。”月岛停了音乐摘下耳机,和山口慢吞吞的向着学校的方向走着。

“你不用太担心,我会陪着你。”

山口还在走神,却忽然听到了月岛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像是纠结了半天才蹦出来的一句安抚。

“嗯!”山口笑了笑,心想着不论月是alpha,还是omega,都可靠的很。

*

果然不管跟东京几个强队比赛了多少次,还是输多胜少。

整天高强度的练习,不论是谁,也都是勉勉强强才跟得上进度。激进如乌野,每天练习后还会三三两两的拽着熟人进行练习。

月岛也自然再次被黑尾木兔他们几个拽去练习拦网。

月岛回头看了看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行李的山口,有些不太放心离开,可山口还是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自己没有问题,让他不要耽误了自己的练习。这头黑尾也恰好拽着月岛的胳膊,把他拖向了体育馆。

“那个小子,怎么了,不舒服吗,居然这么早就要去休息了。”黑尾看着山口收拾东西快步走向了浴室问,月岛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回了句“唔。”敷衍了事。

算时间应该不会是今天,况且山口今天的脸色也很正常…月岛这头心里还在担心着山口的情况,那头木兔一球便带着破风速度袭来,硬生生的砸向月岛的手臂,再向一旁弹开。

“喂喂月你在发什么呆?”黑尾看出月岛的心不在焉,有些不满意他的表现。

“不好意思,再来。”月岛揉了揉手臂,本想先专注于眼前的练习,那头木兔却愣住了身子,抬着头闭眼深嗅一下,摸了摸后脑,便拽过一旁的赤苇嗅了嗅道:“奇怪了,好香的一股味道,是你身上的吗?”

赤苇像是看着一个神经病一般把他甩到了一边,摆出一副“你打球打傻了吧”的模样。

月岛看着对方的动作一愣,停下动作向着外头望去,感受着一股甜美的花香飘来,暗道糟糕,便扔下了还在愣着的三个人,冲向了浴室的方向。

黑尾自始自终看着月岛的动作,玩味的摸了摸下巴,跟着对面打斗成一团的木兔赤苇道:“看来今天月有事,就先到这里吧。”便晃晃悠悠的走出了体育馆。

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

在我的想象中,月月即便是omega,也是个开着嘲讽脸讽刺别的alpha不如自己的人ww感觉挺萌的就写下来了。

不过写着写着发现写的歪了,拿小号发出来爽一把好了【

评论(8)

热度(113)